李安的不安《色│戒》的正解或誤讀?      文◎張瑞芬


   抵抗了多天,在李安中秋夜的淚水和眾人的多篇評論之後,
 終於還是忍不住去看了《色│戒》。下班後疲憊的腳踩入璀璨如
 外星球的台中新光影城,心想管他什麼國際名導,如果真的不好
 看,教我給他起立鼓掌,仍是門兒都沒有。不想看完之後,賺到
 一個無眠的夜晚,心緒翻騰,直到天亮。李安這片子豈僅是好,
 簡直是令人瞠目結舌的好。我第一次明白了他的眼淚,並且明白
 了他的說:「真希望張愛玲能出來說句公道話。」是只有她才懂
 得,而且就是要她認輸,李安能沒有壓力嗎?這可不是步出電影
 院時,身旁藍白拖歐里桑的閒話一句:「梁朝偉這擺,犧牲大咧」
 那麼簡單的事。


 欲望的本質與殘酷的人世

   
   台北首映會上出現的李安,清瘦的面容與飛白的兩鬢,說明
 了他拍此片以來所承受的巨大身心煎熬,他多次說頗擔心台灣鄉
 親是否能接受並理解這部片子,直到獲威尼斯金獅獎的肯定才稍
 稍放心。然而就我來看,全心投入的李安,也是為撤除自己的心
 防感到恐懼震撼。《色│戒》其實說的不是「情欲」(媒體多少
 是媚俗搏版面),也無關「愛國」(馬英九或許流錯了眼淚),
 它真正點出的欲望的本質與殘酷的人世,這才是真正令人不安到
 骨髓裡的。這「非典型」間諜在角色扮演裡找到的自我,並解放
 了自己的欲望,獵人與獵物的身分因之隨時轉換,王佳芝內心對
 性欲是有期待的,而不是什麼悲壯成仁的「磅薄史詩」,她完全
 就是張愛玲所說的「女人想給當給男人上,而反上了人家的當」
 的類型,註定難獲世俗理解。最後一念之仁放走了獵物,只落了
 個成敗是非皆不分明,連起初名目也模糊了。


   正如胡蘭成說的:「好的東西不是教人都安,而是要教人稍
 稍不安」。域外人(張系國)就是較早不安的。張愛玲(色.戒)
 原作中,老易槍斃了王佳芝一夥後,心中想著兩人的關係:「他
 們是原始的獵人與獵物的關係,虎與倀的關係,最終極的占有。
 她這才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域外人就指出這一段簡直令
 人毛骨悚然,並認為整個故事是非不明,簡直是歌頌漢奸。張愛
 玲當時就回敬以(羊毛出在羊身上--談「色,戒」)一文,調
 侃道:「『毛骨悚然』正是這一段所企圖達到的效果,多謝指出
 ,給了我很大的鼓勵。」張愛玲慣常以這樣離經叛道的眼光看世
 界,而這卻不是李安或一般觀眾所習慣的。

  
   李安的不安,在票房爆滿後終於稍稍平息,而我的不安,在
 看了莊宜文(詭麗的誤讀--《色│戒》原著小說與改編電影)
 (聯合副刊:2007.10.01)一文之後像藤蔓那樣悄悄漫上來。李
 安電影之於張愛玲原作,真的是「離原著精神最遠」,和張愛玲
 原意「南轅北轍」嗎?還是張小虹(大開色戒-從李安到張愛玲)
 (中國時報:2007.09.28)所稱,是李安打開了張愛玲的文字皺
 褶,將原作中的難言之處都道盡了呢?我的看法是近於後者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呆玲.玲散心事 的頭像
呆玲.玲散心事

呆玲.玲散心事

呆玲.玲散心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