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新聞局-哈台影音快遞 058 期


 破解偶像劇 DNA

 
   看了太多偶像劇。除了殘存在影像記憶中的偶像演員和讓人似夢似幻
 的對白場景,依稀仍可從非現實裡找到一點與現實搭上線的可能。在這一
 團模糊難辨的氤氳薰染下,可以確定的是,大部分偶像劇無論劇中愛情、
 友情、親情所帶給你的,又或者是角色對愛與情表現出的勇敢、誠實、善
 良,哪怕是邪惡散溢出的性格所撼動你的,都能讓平凡生活中再次感到人
 類的不凡,不知不覺之間,愛情的甜味、友誼的交結與親情的聚捨,讓人
 五臟六腑裡的感覺再度清晰,心頭燃起更多對美好的期待和希望。


 偶像劇:流動的偶像、貼近生活的表演,並能主導流行和產業的電視劇


    究竟如何定義偶像劇?台灣偶像劇自 2001 年「流星花園」之後蜂擁
 而起,產製出大量作品後,一般人認為由偶像主演的劇型似乎已不再能一
 語概括台灣偶像劇的全部意涵。蔡岳勳認為:「偶像劇在製造一種貼近真
 實的虛幻,是年輕演員貼近生活的表演模式」,點出偶像劇乃是在現實生
 活與電視螢幕之間,打通現實與非現實綜觀人生的橋樑之一。


   是否由「年輕演員」來演就能被稱為偶像劇?導演王明台有不同的看
 法。他認為,每個人、每個時代都有偶像,觀眾群不同,「偶像」定義也
 跟著變,只要看戲的觀眾可以在戲裡找到自己的偶像,這齣戲就是觀眾心
 中的偶像劇。他亦認為:「沒有所謂的偶像劇演員,沒有人是專屬於偶像
 劇的,誰都可以來演偶像劇。」


   從早期偶像劇的產製初衷更能確認偶像劇帶領時尚潮流與企圖影響影
 視產業的雄心壯志。包括柴智屏、馮家瑞、蔡岳勳等人首拍「流星花園」
 ,即將此種劇型設定在以偶像操作的一種戲劇模式來加以經營。導演瞿友
 寧認為,台灣自七、八○年代早先牽引著流行文化脈動的是唱片業,繼而
 是綜藝節目交錯影響,再來就是偶像劇。


   瞿友寧表示:「當紅演員在戲中的穿著、髮型、言談都會帶動流行趨
 勢。」偶像劇除了貼近生活,還要能產生主導流行和影視產業發展的戲劇
 能量,才能以「偶像劇」稱道。訪談中,瞿友寧不斷以「優質戲劇」來回
 應被拋出的「偶像劇」問題,他認為,若大家只談「偶像劇」容易將劇型
 窄化到偶像個人身上,成就起偶像劇的,並不只靠偶像演員的演技和外表
 ,若以「優質戲劇」統稱,或許就能讓觀眾看到戲劇背後的全面性。


   王明台直析:「台灣偶像劇目前尚未成熟到能以時段劃分,所以會讓
 觀眾產生只要是年輕演員演的戲,就叫偶像劇。」他以日劇為例,日本偶
 像劇定義清楚,以四季劃分,晚間九點半播出的戲劇稱為「偶像劇劇場」
 ,只要在這個時段播的就叫偶像劇。偶像劇一旦發展成熟,將是以播映時
 段清楚劃分出偶像劇的特殊劇種,而非由年輕演員詮釋的戲劇就統稱為偶
 像劇。台灣若能漸漸以晚間「九點檔」或「十點檔」定位為偶像劇播出時
 間,或許將會如同「八點檔」劇型那樣清楚。


 夢幻系偶像劇


   從現實生活中看偶像劇,編劇、導演、演員和劇組人員在裡頭造夢,
 好讓觀眾能在裡頭作夢。「偶像劇」三個字往往給予一般大眾虛幻不真實
 的故事形象,劇情往往不脫以王子公主從相識到相戀,又或者是麻雀變鳳
 凰、富家女愛上窮小子的故事基調順勢發展。你或許可以說,這就是偶像
 劇天生的罩門,但仔細想想,偶像劇真正讓人著迷之處,不就正是這股供
 人自由作夢、在夢中享受現實無法獲得的東西,吸引著觀眾魂牽夢縈、一
 集接一集地欲罷不能的魔魅根源嗎?


   蔡岳勳道,戲劇的產生就是為了滿足人類的夢想,他舉著暑假剛上映
 的好萊塢電影:「哪個小孩不想來一點魔法?哪個大人不想有機會成為英
 雄?談戀愛也是,偶像劇裡的多金深情帥男,要出現在觀眾真實生活中幾
 乎微乎其微,但人人都可以在偶像劇裡快樂作夢。」王明台甚至直指,劇
 情愈簡單,愈容易受到一般觀眾歡迎。像是近年火紅於亞洲電視劇市場的
 台灣偶像劇「花樣少年少女」,打的正是簡單的浪漫。全劇即以女主角「
 從頭到尾愛著你」、男主角「從頭到尾保護妳」作為劇情兩大主軸開展出
 整齣二十集故事,「觀眾就是要看男女主角怎樣愛不到。」一針見血地道
 出觀眾的偶像劇情結。


 笑著讓夢延續


   偶像劇總是不脫虛幻本質,甚至結合著「虛幻」在鏡頭前熱情跳起雙
 人舞的姿態,早已成為偶像劇的關鍵特質之一。瞿友寧認為,在戲中加注
 夢幻的想像元素並無不好,偶像劇之所以有存在的必要,是因為整個環境
 太辛苦,太讓人不開心,一直活在真實生活裡的人們能永保樂觀的並不多。


   「好戲,要能帶著大家作夢。好萊塢電影幫助人類想像,當外星人來
 時會有英雄跳出來拯救世界;當人類不開心時,會有一個浪漫愛情故事在
 等著妳。這就是偶像劇為人所喜愛的原因,讓人覺得自己的生命好像還可
 以期待,看到戲中人談戀愛那麼幸福,自己也會覺得甜甜的,藉由戲劇營
 造的幸福感溫暖觀眾的心,讓他們將這種幸福感從戲中帶到戲外,在真實
 生活中笑著讓夢延續下去。」瞿導笑道,當初馮家瑞找他拍「薔薇之戀」
 時,身為電影人的他起先還有點抗拒,就是因為這種能創造幸福感的戲劇
 能量讓他將偶像劇一部部接著拍下去。


 要求唯美,打造完美夢境


   王明台認為,偶像劇不是寫實劇,必須要以唯美、精緻為前提,戲裡
 呈現的事實也會儘量抽離到非寫實面。即使男主角受傷也要「帥帥的」,
 即使拍破舊、貧窮人家的屋景也要「美美」入鏡。偶像劇裡的垃圾堆非彼
 真的垃圾堆,「必須是要有造型的、可愛的垃圾堆。」導演認真地說著。


   瞿友寧解釋偶像劇如何堅持「美的追尋」。他說,包括髮型稍微掉了
 一根頭髮、領子稍微外翻了一下、走路稍微外八、口齒稍微不清等鏡頭前
 的小細節,全都要修回來。導演強調,這並不是因為演員本身是偶像才如
 此要求,而是對整部戲的高標要求。他說,這就是偶像劇對美的追尋和堅
 持。


 偶像劇「偶像化」?


   偶像演員在這對美的完美堅持中,再扮醜裝窮,舉手投足與言談表情
 似乎都還有著偶像完美的影子,這是否就讓偶像劇發展呈現「偶像化」的
 凝滯狀態?


   瞿友寧認為:「每個人都在演自己,就算是梁朝偉、李立群的表演也
 都還有自己的影子,重點在於演員如何精準地運用表情與肢體傳達內在的
 情緒,如何演出這個角色的新的自己。」他認為,觀眾看偶像劇不要只看
 到偶像,偶像除了帶著帥、美的外表入戲,背後也做了不少功課和努力。
 蔡岳勳更直說,演員只要能感動觀眾就夠了,不管他用的是什麼模式。


 俊男美女偶像風?有型才最重要


   除了虛幻的美夢故事,偶像劇給人的另一迷思往往是因男女主角總是
 帥、靚得讓人愈加覺得不食人間煙火,偶像劇是否就要俊男美女擔綱主角
 ?蔡岳勳認為不盡然,只要有型、有自己的魅力和味道,讓觀眾看了有印
 象,不見得天生條件就要很帥、很美,也能將角色詮釋得很好。他反倒認
 為,極美、極帥型的藝人有時可能最不會演戲。


   蔡導認為,要當名好演員,必須要讓觀眾有好的「感受度」和「記憶
 力」,好演員的情感傳達是要被看到的。「表演」是戲裡的靈魂,能帶給
 觀眾感受的都在那上頭。為了開發新演員、新的表演模式,都需要時間和
 力量去培養、教育,讓演員有機會得到好的磨練;表演者重點是要被觀眾
 「感覺到」他╱她的樣子,重點在於「有型」,而非長得帥、長得美就行。


   「好的外型」與「內在演技」通常相輔相成,蔡導強調,這兩種特質
 非但不能各自存在,還必須互相融合,「演員的外型能散發她╱他的內在
 ,而內在能襯托她╱他的外型」蔡導如此說。


 熟門熟路,表演輕鬆


   王明台認為,會不會演,當然有天賦限制和個人對表演的認知問題,
 但影響表現的主要還是在於自信和放鬆。他笑說,做了那麼久的導演時常
 有人找他客串,劇場出身的他相信自己應該會演,但對劇組熟不熟常成為
 他當下是否自信、放鬆地表演的關鍵。「當劇組都熟時工作氣氛自然輕鬆
 愉快,如果NG當場就笑一笑,再來一次;但如果遇到不熟的劇組,有時
 表演則會尷尬到不行,在現場沒有一個人認識,沒有一點安全感,演出時
 自然緊張。」瞿導說,拍戲現場可以發揮最大的化學效應,他說:「演員
 會看你認真打燈光,認真拍攝,以及導演對表演的高標要求,相對地會格
 外認真。」


 新一代的青春偶像劇 


   熟稔於演員生態的王明台認為,以F4、飛輪海、林依晨、鄭元暢、
 賀軍翔等當紅演員為主的偶像世代為偶像劇奠下的基礎,讓台灣偶像劇得
 以有空間讓偶像演員的第二代發芽,漸漸承接、支撐起青春校園偶像劇。


   包括棒棒堂、黑澀會美眉等更年輕的偶像族群,隨著七、八年級新秀
 浪潮蓬勃,開啟了台灣偶像劇更「young」的新頁。包括「18禁不禁」、
 「黑糖瑪奇朵」、「我要變成硬柿子」等新一代戲劇,以四至十四歲觀眾
 為主收視群,王明台笑稱,或許以「青春偶像劇」形容第二代發展出的劇
 型更加貼切。


 偶像演員下一步:多元職場,多面戲路 


   「現在國小生很多都不認識言承旭,讓言承旭、周渝民、賀軍翔、鄭
 元暢這些人繼續演高中生,觀眾不會願意相信。」王明台認為,第一代偶
 像演員隨著粉絲長大,戲路與劇情也跟著調整轉型成更加成熟的職場戲。
 「鄭元暢和林依晨在『惡作劇之吻Ⅱ』已發展到婚後生活;『轉角遇到愛』
 、『換換愛』也轉向職場故事發展;新戲『公主小妹』中,吳尊也開始飾
 演投入職場的上班族。」


   無論是長江後浪推前浪,抑或是劇情成熟化,這些撐起台灣偶像劇的
 第一代演員勢必得接受轉型,嚐試開拓出更多元、多面的戲路。王明台觀
 察,不出三、五年,第一代偶像演員必做轉型,面臨偶像劇世代交替的關
 卡,無法詮釋職場上班族的年輕演員,將可能被刷下演員名單。


 偶像演員世代交替的良性發展


   王明台認為,台灣偶像演員發生了世代交替循環是對的,接下來偶像
 劇的題材會愈來愈寬廣。如果大家都還全卡在青春校園劇,台灣的偶像劇
 便很難能在亞洲市場奠下不敗之基。台灣偶像劇會因戲路、劇情寬廣而打
 破目前一般大眾對偶像劇的成見與思維,偶像劇真正發展到成熟的境界便
 是如此。王明台認為,只要演員的交替不發生斷層,未來偶像劇的發展將
 會持續讓人驚艷。


   導演和劇組工作人員無不希望每次拍戲都遇到演技讚、外形佳的內外
 兼具優質演員,但整體市場環境若只知持續消費已被挖掘出來、當紅的演
 員,對台灣演藝市場的發展將會因欠缺遠見,而顯得後繼無力、了無新意
 ,偶像演員必須一代牽著一代持續地走下去,才不致產生演員斷層,偶像
 劇的戲路也才會愈來愈寬廣。


 偶像演員哪裡找?街頭新星、歌手與模特兒時尚界 


   為了開發以年輕演員為主角的偶像劇,國內製作人從流行歌手、模特
 兒界及街頭挖掘新人,作為主要偶像演員的新興來源。


   偶像演員幾乎橫跨流行音樂與模特兒時尚界的現象,證明了台灣的大
 演藝環境跨域相通,但卻也凸顯了一個事實:台灣演藝界與時尚界均呈現
 尚未健全的發展態勢。瞿友寧分析國內外的演藝環境差別:「外國模特兒
 很清楚如何從小模特兒到頂尖模特兒、如何在歌唱界從一名小歌手到歌神
 、歌后一步步該通往的道路;但在台灣,由於每個環境都不甚健全,只好
 跨界發展,將歌手、演員與模特兒當做一項『整體事業』來經營。」


   台灣演藝界約莫在4年前颳起了一陣 Model 風,至此,模特兒成為演
 員、明星者在台灣大行其道、星運亨通。「薔薇之戀」即是台灣首部大量
 啟用新人模特兒為主要演員的偶像劇。瞿導說,「薔薇之戀」的劇情因為
 特別需要幾位高挑的俊男美女,放眼當時的台灣演員名單中,較難找到身
 高在 180、190 公分以上的人選,靈機一動,才想到從模特兒界找尋合適
 的演員。

 
   無論製作人或導演跨界啟用新人,抑或新人嚐試不同的表演舞台,對
 這樣的跨界尋星與跨域表演,「演技」往往是考驗新人演員的第一關卡。
 瞿友寧認為,如何確認跨域演出的新人會不會演,只需觀察他╱她在伸展
 台上是否能泰然自若,一名好的表演者,只要在舞台上不怕生,就已擁有
 了在鏡頭前同樣泰然自若地演戲的能力。剩下的只需要知道新人在演戲時
 會不會有豐富的情緒:在難過時會怎樣?快樂時又如何?當生氣時會多大
 聲?一旦導演瞭解演員慣用的情緒表現之後,就能夠將演員的情緒成功帶
 到戲中。


   在電視螢幕與觀眾的真實生活中間,偶像劇拉起了一條通往接近偶像
 與夢想的天際線,看戲的觀眾不只能滿足偶像崇拜,更能跟著這一個個動
 人而浪漫美好的故事逐夢造境,經由戲劇帶來的幸福感,在現實生活中帶
 著笑意讓夢延續下去。


 文◎薛佩玉
 行政院新聞局 哈台影音快遞 058 期
 歡迎轉載,並請註明作者、來源出處及網址
 出刊日期:2007/09/27
 http://0rz.tw/3b3aY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呆玲.玲散心事 的頭像
呆玲.玲散心事

呆玲.玲散心事

呆玲.玲散心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