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第一次選擇相信醫學,因為在那樣的情況下,其實我是別無選擇
  的只能接受所有的復健課程,即使剛開始的時候,我並不抱任何期望。

    剛開始的復健並不順利,我必須做三種復健課程:物理治療、職能治療
  、語言治療。

    我常常會大概做個十分鐘的復健療程以後就累了、頭痛了,接連一個星
  期下來,我的狀況並沒有什麼進展。左邊的肢體依然無力。

    我想著:我就知道,果然,這些護士都在騙我,我就是不能走路了!

    但是,請假將近一個月的老爸要回公司上班的那一天早上,他要去搭車
  的時候,我很撒嬌的用我依然發不出聲音的氣音對他說:抱抱

    我的父親,他很疼愛我,不論是出事前,或是出事後,他一直很疼我。

    我一直能夠感受的到他深摰的愛。

    我們擁抱,是十多年來的第一個擁抱,我在他的耳邊說:「謝謝爸爸。」
  我的父親,他突然更用力的摟緊我,而我不明所以的抬起頭來看著他,我的
  臉上有淚痕,但不只是我的眼淚,還有我的父親的,我能在他的臉上看見不
  容錯辨的心疼情緒。

    他對我說:等爸爸下次回來,妳就要會走路了喔。

    因為這一句話,那一天,復健時間還沒到我就自己說要先下去治療教室,
  我說過,出事之後,我很少哭的,哭的最慘的時候是誤以為自己不能走路的那
  個夜晚,最常哭的時候,是我爸爸回去上班的那幾天。

    我做著如同往常一樣的復健課程,我連坐都坐不穩、連坐著坐著都會往右
  邊歪去,這樣的我,到底要怎麼走路給我爸爸看?

    他離開的那一天,是星期二,他說:星期三就會再回來看我。

    我想走路給我的爸爸看,這一個念頭一直在我心中強烈生長,可是因為沒
  有力氣而再次跌坐在床上的我,終於克制不住自己的眼淚,開始大哭起來。

    我記得,我哭了好多天,應該有四天吧,哭到第五天的時候,我的復健師
  還問我:妳今天還想要再哭嗎?妳到底是為什麼而哭的?

    我還是說不出話來,後來,他遞給我一張紙、一支筆,我在紙上寫下:我
  想走路給爸爸看。

    然後無語的用眼神懇求他,請你幫幫我,請你完成我的願望,好嗎?

    他看著我,終於無力的深嘆了口氣,然後拿來了助行器,請大家把我從床
  上扶下來,他利用助行器,帶著我,千辛萬苦的走了一步。

    我不會忘記那一刻的感覺,走路的感覺,原來很踏實、原來很幸福。

    他對我說:妳還有腳,妳當然可以走路啊。

    是因為這句話,和那一步,讓我真的開始相信「我還可以走路」這件事情
  ,然後,我請他放開我,請所有的人放開我,並且站在我的旁邊就好。

    那段路,可能只有五公尺,來回也不過十公尺而已,我算過,我總共跌倒
  了十九次,每一次跌倒,我的媽媽、我的復健師都走過來叫我不要再走了,但
  我沒有一次理會他們的勸告,因為我每一次,都還是靠著自己的力量再站了起
  來、再站一步、二步、三步,然後跌倒。

    過程是很跌跌撞撞沒錯,但我還是走完了那十公尺的距離。

    而且直到現在,我都很佩服自己當初的堅強意志,為什麼可以在跌倒那麼
  多次的情況下不放棄的再站起來前進呢?我很喜歡這樣堅強的自己。

    即使回到病房我檢視腳上的傷,好幾個瘀青,我卻絲毫不在乎,因為我已
  經證明了:我會走路。
  
    那天以後,除了治療時間的復健課程以外,我有空的時候就會請護士、家
  人用輪椅把我推去病房外面,扶著欄杆,一次又一次的練習走路,半夜睡不著
  覺,會照著復健師教我的方式,訓練我的左側肢體的力氣。

    我的努力並沒有白費掉,在我爸爸回到醫院看我的那天,迎接他的是一個
  還需要媽媽幫忙,但已經能走路的我。

    我是今年二月 23 日發生車禍的,今天是 10 月 20 日,現在的我,已經
  能正常走路、騎機車、騎腳踏車、工作、跑步,和正常人並沒有什麼不一樣。

    所以,我依舊相信,只要我們肯給自己一個機會,我們一定能夠讓自己過
  的很好、很棒。而且,更有自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呆玲.玲散心事 的頭像
呆玲.玲散心事

呆玲.玲散心事

呆玲.玲散心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