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描繪的夢想,你現在還記得嗎?
  
   這是日本電影《東京朋友》中最常出現的一段話,片頭、片中、片尾都曾經出
   現過。
   
   這不是我第一次看這部電影,但也許那個時候心情還沒有驚濤駭浪的起伏,但
   現在,我已經不是第一次看這部電影的我了,我的心,感觸很多。

   今天在圖書看這部電影的時候,看到眼淚一直流,手不夠用,還拿外套起來繼
   續擦。

   好啦,我承認,我哭點低。

   因為不想一直待在高知鄉下的雜貨店而來到東京的玲,因為認識了隆司,他對
   她說:「我喜歡妳的聲音,我想用我的詞來寫歌,給我喜歡的聲音唱。」

   這是他們共同的夢想。

   就像玲說的一樣:是隆司把她的人生變的不再平凡,讓她擁有了夢想、朋友,
   還有愛情。

   深怕樂團被奪走的隆司離開了 sun com 加入了另一個樂團:花小孩。不料花
   小孩卻發生了暴力事件,心灰意冷的隆司遠走日本,到了紐約。

   留在日本的玲卻無時無刻想念著他,和廣野、涼子一起去看海的時候,玲對著
   將要旭日東昇的海洋大喊:

   我想見隆司

   看在廣野和涼子的心裡,想必百感交集又心疼吧。涼子結婚了,同時也收到她
   們共同的朋友:真希來自紐約的祝福,信上,除了祝賀涼子的結婚之外,也同
   時告訴大家:她在紐約見到隆司了。

   心神不寧的玲在樂團就要發片前夕,帶著東京朋友給予的滿滿祝福和涼子準備
   去蜜月旅行的機票,一個人去紐約,尋找隆司。

   如果要我說:我也許會說,玲,她只是想找到一個答案而已。

   這個問題:我們最初描繪的夢想,你現在還記得嗎?的答案。

   來到紐約的玲和真希在路上問過一個又一個的人,才終於見到在咖啡店當服務
   生的隆司,隆司已經不玩音樂了,他過的並不好,他在餐廳工作。

   或許就像真希的同居人大橋說的一樣:很多人以為來到紐約一切就可以從零開
   始,但其實,是從負數開始。

   初見面的隆司故意裝作喪失記憶,可是玲卻鍥而不捨的一直追在隆司的身後,
   看見一個深愛的人對自己的執著,就算有再大的決心也很難不動搖吧?

   隆司終於和玲在紐約街頭相擁而吻的那幕,是我在東京朋友中的第一個哭點。
  
   玲和隆司在紐約過著一段短暫的幸福生活:還夢想著要開一間「夢之藏」的紐
   約分店。

   然而隆司卻知道:玲不可能拋棄 sun com,她不會甘心的。

   所以他逼走了玲,玲在離開紐約之前,委託同在紐約的真希轉交一封給隆司,
   一如我所料,收到信的隆司果然衝去機場找玲了。

   但卻不是去留住玲,他只是要對玲說:我愛你,還有,一定要加油喔。

   像是一篇故事終於寫到了結局似的,玲含淚卻微笑的對著隆司肯定的點頭。

   這就是為什麼我會說玲要去紐約的這個決定,只是為了找一個答案的原因。

   有些愛情,不寫到結局,你永遠不會甘心放手。就像廣野,面對背叛她的學長
   ,最終還是鼓起勇氣對學長說了:再見。

   過去,我總是看著你的背影,但是,我現在已經看不到了。因為,我不想再看
   著你的背影過生活,我要用我自己的腳步過生活。廣野,是這樣告別的。

   這是第二個哭點。

   回到日本的玲終於在東京唱起她的歌,影片中交錯著隆司終於又拿起吉他、在
   紐彈奏的畫面。

   看到這些我已經哭的半死了。

   老實說,這個結局確實很出人預料,我以為他會很老套的讓隆司回到日本和玲
   一起站在台上演出。

   雖然沒有,但也不至於為本片留下遺憾,我倒覺得,這是一個很圓滿的結局。

   因為是你讓我變的不平凡的,所以當你孤單的時候,我也想陪在你身邊;當你
   心冷的時候,我想要握住你的手給你溫暖。

   玲寫給隆司的信上寫上這段話,也寫出玲對於隆司執著的愛戀。



   這是一部很好看的電影,我想,我會再去看第二次。
   之所以把心得寫的有點沒結局的原因是因為,我太感傷了。

   不要理我,反正就是覺得很感傷。

   『我們最初描繪的夢想,你現在還記得嗎?』

   苑苑,我很想妳。妳現在好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呆玲.玲散心事 的頭像
呆玲.玲散心事

呆玲.玲散心事

呆玲.玲散心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