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二那年,有一天教室的黑板上留著一句話。


  「人生重要的不是所站的位置,而是所朝的方向」。


  慘綠的歲月看到如此箴言總難免在心中激起一絲漣漪。
甫進門授課的教授也是一頭就撞見這一行字,隨後他搔搔那
頭活像愛因斯坦的掃把頭,拿起粉筆在這行字旁邊疾筆寫下
「都不重要」四個斗大的字。隨後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地
進入當天上課的主題,這舉動也在我心裡頭留下同樣斗大的
一個問號。


  這幾年來,朋友相繼的投入就業的行列,過去那群不修
邊幅的狐群狗黨,如今見面卻也是西裝筆挺煞有介事地交換
起名片來了。年輕時,大夥聚在一起所聊的是如何才能考上
高中、大學、甚至研究所,現在所談的則是如何投資、理財
、規劃婚姻、栽培兒女。在這個強調生涯規劃與自我成長的
年代,我們總是習慣把自己的眼光放遠在未來,一方面服膺
著社會上國際觀、未來觀的意識形態,一方面則透過構築那
些可能的、可改變的希望藍圖,麻醉一下面對現況的窘境。


  隨著年齡的虛長,記事簿可以從過去的隨緣散記到現在
的厚厚四開本,需要規劃安排的事情越來越多,生活的留白
與品味也相對地越來越少。不管是與人聊天,或者是自己獨
處,總習慣花許多的時間在算計著未來、籌劃著下一步。無
時無刻,總是在提醒自己「下一刻應該做什麼」?


  「下一刻應該做什麼」?這句話佔據了我們的生活,佔
據了我們的腦容量,也佔據了我們生活中可以駐足體會與感
動的任何片刻。現在的小孩,如同一出生就背負著一個大箭
頭在身上,父母親幫他計劃著,社會幫他計劃著,甚至以後
自己也會習慣幫自己計劃著,就在計劃中過完一輩子。


  如今,我似乎有些明白那句話了,人生重要的是什麼?
也許既不是站的位置,也不是朝的方向,而就在那浮光掠影
中任何值得感動的一剎那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呆玲.玲散心事 的頭像
呆玲.玲散心事

呆玲.玲散心事

呆玲.玲散心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