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人的靈魂真的會離開身體的話,那麼,我想,當時我去的每個地方對我
來說,在潛意識中都是那麼的重要。

  奶奶家,爸爸的房間,嘉義的家,大學租的宿舍,屏科大,我還記得,我坐
在爸爸的房間當中提筆打算寫下我的遺書,或許是因為想活下去的意識真的很薄
弱,所以才會見到自己出現在當時不可能去的地方吧。

  然後有一段路,我永遠也不會忘記,那段路很黑很暗,我卻孤單的、獨自的
走在那段路上,從屏科大正門口出來之後,我就沿著那段路往前走,走著走著,
魚魚說,那應該是一段通往地獄的路吧。

  如果是真的的話,那麼,當時,我是確確實實在鬼門關路口走了一趟又回來
了吧,但我沒有見到傳說中的孟婆,端給我一碗孟婆湯,讓我忘記今生的記憶,
所以我還記得所有的一切,所有歡笑過、悲傷過的記憶全都還在。
 
  還在我的生命中,閃閃發亮。

  但如果真的讓我遇見了,我想,我也應該不會喝下那碗湯,因為,我不想忘
記現在的一切阿,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曾擁有過的情人,這些這些……我全
都不想忘記阿。

  那段路這麼黑暗的路,卻在走到一半的時候,有一個人,一雙溫暖的手牽住
了我,陪著我走,陪著我一直一直在黑暗走向前去,直到看見眼前出現了亮光,
那道發光的門,不知所謂的吸引著我,所以我決定向前走,反正,我的身旁有那
麼一雙手、一個人始終陪著我走,沒有離開過。

  走到門前面,門縫透著光,但卻是關上的,於是我試圖伸出手推開那道門,
但那門,卻好重,我頹然的放下手,站在一邊喘息,此時耳邊傳來好多的聲音,
每一個人每一個聲音,都在叫我「不要放棄!」、「加油!」、「再加油阿!」
於是我聽了你們的話,回應了你們的呼喚。

  再度走到門前,再度伸出手想打開那扇門,但那門卻還是好重,然而,有一
種莫名而來的,強大的力量卻覆蓋住我的手,幫忙我,用力推,終於推開了那道
門,於是我所見到的,是我爸爸的臉。

  這是我在深層昏迷中的一趟玄妙之旅。

  那些呼喚、那股力量,我都真實的相信,是我生命中那些人在替我祈禱,也
感謝我一直一直沒好好感謝過的菜園、玫瑰園。

  喜歡潘裕文,讓我很幸福;認識你們大家,讓我很幸運。我確切的相信,是
你們為我祝福、祈禱的力量使我走了回來,走回人間,再見你們一面。

  鄭承翔說,正常來說的話是不應該推開那扇門的話,推開門後搞不好妳就死
了耶!然而當時懷著的心緒與死並沒有不同阿,也幸好,我並沒有想很多,我只
是循著那道光,回應一句句的呼喊,終於,從深層的黑暗中,回到彩色的世界。

  那雙手,是誰?

  我一直很想知道,也問過,我生命中最深愛著的兩個男人阿,你們,也一定
用同等,甚至是更多的情感在回應我吧?

  所以,才會願意陪我在黑暗中走那麼遙遠的一段路。

  謝謝你,親愛的老爸。謝謝你,曾深愛過我,如今卻在不同國度的你。

  我永遠、永遠感謝你們所伸出的那雙手。也永遠、永遠感謝每一股給我的力
量和每一句的呼喚。

  我會加油,我會努力,我,不想讓你們失望。真的。

全站熱搜

呆玲.玲散心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