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了耶,大家有發現嗎?

  從 2007.02.23 十一點多發生車禍到今天 2007.08.23 已經半年了。

  半年,這半年的時間過的好快,好快,卻讓我覺得自己經歷了好多事情,
死亡、愛情、家人、朋友,我所擁有的心情是無法敘述的複雜。

  然而,我還是想要趁現在為我的生命留下痕跡。

  那麼就把時間倒帶回到那一天吧,2007.02.23

  一如往常的,在五點準時由宿舍準備出門去上班,其實…對於那一天,我
已經完全沒有印象了,不清楚那天中午吃了什麼、不清楚怎麼去上班的、不清
楚那晚工作的情況如何、不清楚怎麼下班、怎麼準備回家的。

  我只知道,在轉過往萬金教堂的那個路口,我的車子,撞上了路旁右邊的
電線桿,車子飛了出去,我倒在電線桿的旁邊。

  天空,下著雨。

  旁邊有一間住戶,婆婆和放假回家的孫女聽到撞擊聲走了出來,驚訝的發
現有人倒臥在雨中,於是,她替我叫了救護車。

  前面轉彎住戶一個伯伯也聽見撞擊聲,拿著雨傘出來為我遮雨,並指示剛
上完班回家的兒子拿出手電筒,在路口打起指示燈,避免我受到二次撞擊。

  後來,國仁的救護車來了,我被送上救護車,送往市區的國仁醫院。

  警察伯伯問我有沒有方法可以聯絡到我的朋友,而我,背出了魚魚的電話
號碼,警察伯伯打電話通知了魚魚,魚魚通知了學校留守的教官,李教官開車
趕到國仁醫院探望我。

  國仁醫院說我必須轉診,轉診到高雄,高雄的長庚醫院沒有病床,於是教
官調閱出我的家庭資料,十一點多,打了通電話到我的家。

  電話是姊姊接的,那天老爸剛好在家,老媽著急的問,又擔心的想:該不
會是詐騙集團吧?後來教官再三保證是真的,老爸、老媽緊張了,趕緊收拾衣
服,拿出放在家中所有的錢準備趕到高雄為我簽署手術同意書。

  當老爸跑上二樓想準備他的所有證件時候,教官又打了通電話過來,問老
爸長庚沒病床,轉到榮總可以嗎?

  老爸別無選擇,只能說可以。

  姊姊這時候拉著一起下樓的老爸老媽的手,哭著說:「我也要去…」但爸
爸堅定的對姊姊說:「妳在家裡等,有消息我會回來說。」

  於是老爸老媽搭上了計程車,一路直奔嘉義火車站,在嘉義火車站找所有
的計程車司機急問,知不知道到高雄榮總的路怎麼開?

  因為火車停駛了。可是,可是沒有計程車知道路,人命關天,也沒有計程
車敢載,最後老爸老媽發現和欣客運會停高雄,只好買了和欣客運的票。

  等了將近半個小時,終於踏上往高雄的路途。

  在那裡,高雄榮總的急診室,躺在病床上的我,臉腫起來,頭髮全濕了,
身上的衣服全被換掉,換成榮總綠色的手術服,主治醫生和護士都守在我旁邊
,準備等家長一來簽完同意書就馬上進行緊急手術。

  旁邊等候的教官手機一直撥,不斷詢問老爸老媽到哪裡了,還要多久才會
到榮總?聽的在車上的老爸老媽越來越緊張,就去問客運司機能不能替他們找
一個熟悉路的司機呢?

  客運司機搖了搖頭,說自己沒辦法,不認識計程車司機。

  於是只能在客運上繼續等,希望能用最快的速度抵達高雄,那段路,縱然
他們不告訴我,我也知道,那一定是段很煎熬的路程。

  而我,只在失去意識的躺在病床上,鼻子、額頭不斷流出血來,我的臉,
除了雨水之外,就是血跡。

  這些,全都是我事後詢問、又聽說的了。

  其實當天的我早就忘記發生什麼事情了,我只能從這些人的口中拼湊完整
的全貌。

  這個故事,還會繼續說下去,歡迎你們來看,來看一個,全新的周佩玲。
在走過生死關頭,黑暗路程,放棄生命的念頭之後,蛻變而來的周佩玲。

全站熱搜

呆玲.玲散心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