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這一個星期我陷入前所未有的掙扎。

煩到某種令人不能理解的境界。

大概只有柏毓懂吧,
想必他在那裡也跟我一樣想同件事情想到無法成眠。

沒想到,
有一天我要陪著我的朋友一起面對這樣一個問題,
老實說,真的很傻眼。

關於給她的答案,我思考了很長的一段時間,
還搖擺不定的一直在思考著。

我一直在想,我一定得付出代價的,
為了什麼而付出代價的呢?
因為下了這個決定吧。

雖然我不是那個能夠決定一切的人,
不過,我真的很難想像那樣的生活,
要怎樣才能犧牲一切呢?

是怎樣的感覺才做的到那樣呢?

    全站熱搜

    呆玲.玲散心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