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玲抱著一大束香水百合走進新娘休息室裡,夏日的艷陽天裡,她不只 

沒辦法好好在家吹冷氣、睡個懶覺,還得要開著車在台北市的大街小巷穿梭 

,就為了要送孫韻婷這個女人一束花。     


  「妳很慢耶!妳是又迷路了嗎?路痴!」李宜蓉蹺著腳坐在孫韻婷右邊 

的椅子上,拿著小型電風扇,閒閒涼涼的對剛走進休息室,還滿頭大汗的周 

佩玲冷嘲熱諷一番。     


  周佩玲沒有理她,認識那麼多年了,通常只要理她的話一定就是又開始 

吵起來,今天可不行呢,今天是孫韻婷大小姐的出閣日呢。   


  瞧她一副緊張的坐在那邊不知如何是好的樣子,周佩玲忍不住在心裡感 

嘆,不過是結個婚而已,有必要這麼緊張嗎?   


  周佩玲轉過頭對坐在孫韻婷左邊的吳姿璇大叫:「欸,有沒有水?我快 

渴死了!天氣不知道在熱什麼勁的!」   


  「水?沒有那種東西啦!」吳姿璇本來就屬於火上加油那類的人物,絕 

對不能期待她會雪中送炭,作夢會比較快!   


  「少來!我明明就看到妳腳下還有一箱礦泉水!快拿過來啦!妳想看我 

渴死喔?」通常這三個女人講的話都要打個五折之後再打八折再四捨五入。   


  所以要問她們有什麼東西之前一定要先眼睛亮一點,找到目標物,才不 

會莫名奇妙被騙了!   


  吳姿璇心不甘情不願從腳下踢出那箱礦泉水,呿!真可惜,沒渴死她!   


  周佩玲一邊喝著水一邊看著始終都不發一語的孫韻婷,她一直眼神空洞 

的盯著鏡子,連她們剛剛的對話內容八成也沒聽進去。    


  也是算正常啦!反正這女人的腦袋裡老是呈現放空狀態。   


  「孫韻婷?妳該不會是興奮過了頭吧?想到自己終於可以嫁出去高興到 

說不出話來?」   


  孫韻婷的眼神終於多了一點生氣,傻笑的看著圍繞在身邊吱吱喳喳三個 

好朋友,這種結婚重大的日子,基本上只有她一個人在緊張的要死,她們一 

直用看好戲的心態在玩的。   


  唉…本來就不應該期待的。   


  「放心啦!反正我們一點都不期待妳有多完美的表現?妳一定會突槌的 

啦!哈哈哈哈!」吳姿璇果然毫不留情的先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沒錯,一定是這樣!」接下來周佩玲跟李宜蓉也完全不

客氣的跟著大笑。     

  
  「噯!妳們幾個?我們是不是需要廁所談談?」對於別人,她一向是愛 

好和平的,但對她們咧…廁所談談通常是最好的解決手段。   


  什麼愛與和平呀,對她們這群人完全不適用,還是直接暴力解決比較直 

接而且迅速…反正大家都很樂在其中呀!   


  「基本上,本大小姐覺得我的氣質隨著年齡增加而成長,我現在可是走 

氣質路線的,才不屑和妳進廁所談談咧!」     


  周佩玲一邊拿著擱在梳妝台上的粉色指甲油,轉了轉瓶身之後慢慢打開 

,完全不管今天主角不是她的開始塗起指甲來。   


  「哈哈哈哈哈哈!這種話妳敢說我不敢聽!」李宜蓉果然第一個發出大 

笑聲,然後馬上開始吐槽。   


  氣質?這種東西從周佩玲出生開始就和她沾不上邊了,結果現在竟然說 

自己是走氣質路線的?這算是本世紀最好笑的笑話了吧!   


  「李宜蓉,妳現在是怎樣阿?」周佩玲不滿的提高聲量,一副要打架是 

吧?我奉陪的大姐頭樣子。   


  ……有人說結婚當天的新娘休息室裡應該充滿著感傷的氣氛,但是這對 

於那些人來說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   


  就像大家覺得多年麻吉之間應該圍繞著溫馨感動的氣氛,但她們之間永 

遠只看的見一觸即發的火藥氣氛。   


  說也奇怪,吵吵鬧鬧也十多年了,還是很愛吵。   


  只要四個人一聚在一起,智商啦、氣質啦通通不見了,就像樹林裡最原 

始的野獸一樣,一定要吼個幾聲才會甘願。     


  (拿野獸來形容,真的還滿白痴的→題外話)   


  結婚進行曲終於響起,孫韻婷也終於要踏上紅毯另一端了,經過剛剛休 

息室一鬧,她已經不會緊張了。   


  反正大家也都覺得她一定會突槌的…但不如就善如流,到時候還可以跟 

她們嗆聲說:突槌是我的習慣、興趣加嗜好。   


  孫爸爸牽著她戴著白手套的手從教堂門口緩緩走來,在神父面前是神情 

莊重,不,其實不是莊重,而是興奮和緊張過頭的牛奶。     


  終於孫爸爸走到牛奶面前,語重心長的對著牛奶說:「我的女兒…就交 

給你了…」     


  而牛奶也慎重的點了個頭後,便從這個養育出今生摰愛的男人手中接過 

孫韻婷的手。     


  神父清清喉嚨,然後慢慢唸出幾十年不曾改變過的結婚誓詞:     


  「孫韻婷,妳是否願意永遠守在牛奶身邊,不離不棄、無論生老病死、

多麼貧困?」   

  「我願意。」  
 


  坐在第二排的吳姿璇悄悄地低聲對著兩人說:「孫韻婷那女人一定等著

講這句話講很久了。」     

  「沒錯,說不定連夢裡都會幻想到這個情節。」   


  「牛奶,妳是否願意永遠守在孫韻婷身邊,不離不棄、無論生老病死、 

多麼貧困?」   

  「我願意。」    
 


  瞬間,禮堂爆出一陣歡呼聲,兩位新人的臉上也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看著多年好友臉上的幸福,三個人也不禁微笑了起來,周佩玲看看孫 

韻婷手上的花束,不經意的提起:「噯,下一個要換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呆玲.玲散心事 的頭像
呆玲.玲散心事

呆玲.玲散心事

呆玲.玲散心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