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會永遠記得,當我的醫生對我說出「妳可能暫時沒辦法搭飛機」
 這句話時,我給他的冷漠反應。

   『如果,我知道我會是以這樣的方式活下來,那麼我會寧可當初你不要救
 我。』

   我的醫生似乎被我說出口的話嚇到,事實上,他的表情是混合了震驚、難
 過、意外、遺憾……很多很多種情緒,五味雜陳。

   而我,當時給他的回應是:『你不是我,你無法了解我是在怎樣絕望的心
 情之下靠著我的夢想撐了下來。』

   因為我總是他最後一個看診的病患,所以,他語重心長的和我有一段對話
 。這段對話,讓我走出醫院門口之後慎重而沈穩的思考了好幾天的時間。

   那是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對話,所以,我甚至可以一字不漏的將原文打出
 來。之所以寫這篇網誌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希望將來當我面臨同樣的沮喪時候
 ,我能夠拿出這篇網誌繼續勉勵自己往前進。

   『如果,我知道我會是以這樣的方式活下來,那麼我會寧可當初妳不要救
 我。』

   『你不是我,你無法了解我是在怎樣絕望的心情之下靠著我的夢想撐了下
 來,但你現在告訴我的,不是我的後遺症,而是死刑。』

   「妳說的對,我不是妳,任何人都不是妳,妳曾經痛苦到想要放棄妳的生
 命,也曾經用盡所有力氣的在跌倒十九次的情況之下堅持的走完那段路程,未
 曾經歷過的人,確實沒有資格說了解。」

   「然而,妳是不是曾經想過,當妳躺在加護病房裡面,而我無法給妳的家
 人和朋友一個肯定的答覆時,他們是怎樣的心情?當時,我連病危通知書都得
 掙扎要不要發時,我有多猶豫?」

   「我是一個當了七、八年醫生的醫生,在我所主治的科別當中,生離死別是
 很常發生的事情,無論是孩子送走父母、或是父母送走孩子的白髮人送黑髮人,
 我都已經看到感覺變成麻木,那些傷心的眼淚、悲哀的哭聲,我早就已經失去了
 感覺。但是,當我看到妳的爸爸,在當時我應該要發的病危通知書卻怎樣也發不
 出去。妳知道自己,有一個很疼妳的父親嗎?」

   「妳的爸爸,真的很疼妳,我在神經外科看過太多人,形形色色的人我都曾
 經看過,就是沒見過一個這麼疼女兒的爸爸,我在他臉上看到的都是捨不得妳受
 苦的心疼,我在好幾個值夜班的夜裡,都看見妳爸爸站在病房外看著妳掉眼淚。
 他都沒辦法放心的休息,就是站在病房的窗戶外面看著妳掉眼淚。」

   「我並不是說夢想不重要,而是在夢想之前,難道妳的生命中沒有更值得珍
 惜的東西嗎?妳的爸爸在妳心中比不上一個未完成的夢想嗎?夢想固然是生命中
 重要的一部分,但是當妳說出那句話之前,先靜下心來好好想想,妳生命中是不
 是還有比夢想更珍惜、更重要的人、事、物,如果有,那就別再輕言說要放棄自
 己的生命,妳的生命,並不是只有妳一個人的,而是妳的爸爸除了把妳生下來之
 外,還用盡心力的從死神手中再給妳一條命。」

   所以,我沒有資格放棄自己的生命,是嗎?即使我的夢想搖搖欲墜,即使當
 初支撐我的力量已經薄弱,我還是沒有資格決定自己的人生。

   可是,至少陳醫師說對了一件事情,在夢想之前,我確實有更想去珍惜的人
 。我的爸爸,在他面前,我的夢想可以變的渺小,因為,我能擁有夢想,其實,
 還是我的爸爸給我的。

   他才是那個在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對不起,我太任性了。

全站熱搜

呆玲.玲散心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