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三點多,手機不斷傳來收到簡訊的聲音,
連帶的也害我半夜睡不好,今早的人資差點睡過頭,
超級想蹺課的(不過這堂課我不敢蹺就是),
所以還是很認命的去上課(沒什麼精神)。

他說:

『就算知道結局的話,妳還是不想試試看嗎?
 也許快樂的步驟之後就是更多的悲傷,
 然而妳就真的只想看見最後的悲傷,而忘記前面的幸福嗎?』

快樂與悲傷本來就是一體兩面的,
如同一把雙面刃,不是嗎?

我會在意一個人,為他快樂和傷心,
那不就是因為這個人在我心裡佔有地位嗎?
是輕是重,也許我還不夠清楚。

但我確定自己是不會對一個「沒有感覺」的人而波動,
不論是朋友或是情人都是這樣。

步驟說來總是輕鬆,只是為了快樂和幸福,
我們也許必須付出更多的時間和代價來遺忘更多,
相戀的時間不等於需要遺忘的歲月,
希望自己對你的喜歡還不足夠,不足夠到被你用幾通簡訊而打動。

已經好不容易築起一道心牆,重新再造一道也是很辛苦的,
我希望這面牆就這樣一直佇立著,佇立到哪天我又能用原來的態度面對吧。

全站熱搜

呆玲.玲散心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