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我還記得,這篇文章我欠超久的,
  從六月底欠到八月中…我沒有忘記,只是遲遲寫不完。

  不知不覺,星光同學會也播完了,
  這或許是我們最後一次見到星光十強同時出現在螢幕面前,
  對我而言,這才是真正的畢業典禮。

  明明在七月六日就該完成的畢業典禮,
  偏偏因為停止不了的風波和糾紛而重修了好長一段時間,
  在看星光同學會的後半段時候,
  我和我的朋友兩個人忍不住的在電視機前面掉下眼淚,
  如果這是一段漫長的旅程,
  那麼我很慶幸自己依舊堅持當初支持他們唱歌的夢想。

  曾經有人告訴我:「其實他們唱的歌都只是比普通再更好,
  不曉得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和媒體把他們捧上了天。」

  我告訴他:「大多數人還是很理智的,我們也都知道他們都還必須再學習的地方,
  我去買合輯,是為了一個紀念,也是做實際的行動支持,
  在這個混亂的社會當中,我感覺自己很久沒有見到那麼認真的力量了。」

  我想要說的是:「夢想」及「感動」

  第一次被超級星光大道感動是因為聽見楊宗緯的『人質』
  我在同學大力的推荐之下找到這段影片,
  
  這首歌讓我聽到眼眶泛紅,
  在平靜的樂器演奏下,聽見楊宗緯那直達心靈深處的聲音,
  他讓我想起多年以前,一個人待在自己的房間當中,
  廣播中傳來許美靜的鐵窗,
  沒有繁複的編曲,卻透過演唱者帶來連自己也無法言喻的心酸及感動。

  從那天開始我和她一起加入超級星光大道的收視群,
  星期五晚上那天,我在 msn 的狀態上掛著:

  「正在收看超級星光大道中的呆玲,楊宗緯的人質好感人…」

  有一個平常只是偶爾聊聊天的朋友過來跟我要檔案,
  他說他真的很喜歡楊宗緯唱的歌,還告訴我幾個其它參賽者的名字,
  林宥嘉、盧學叡……(特別推荐林宥嘉)

  但下一集 4/13,這是我最討厭的一集:楊宗緯生日整人會。

  我注意他說的林宥嘉,但那一集他所唱的歌是王力宏的「打開愛。」
  因為我個人對王力宏過去的觀感,所以我幾乎是沒在聽的看著電視。

  而在最後由戰友投票誰要被淘汰時候,
  林宥嘉的表現就是一整個讓我覺得他心機很重,
  明明就知道這是一場整人的生日會,還能入戲這麼深。

  不過這場比賽讓我發現了一個被我同學遺漏的參賽者:潘裕文。

  (我先承認自己非常支持潘裕文,但這個部分不是我要說的重點)

  有了楊宗緯跟潘裕文,
  我真正成為一個每到星期五晚上九點半就鎖在電視機前的忠實觀眾,
  很懷念當時的美好時光,那是一段平靜無波的歲月,
  大家聽他們唱歌、被他們感動、為他們的笑容而感到開心,
  但不知道曾幾何時,那樣的歲月只能被我留在心靈最深處,
  許多的流言和風雨讓我對這群明明大部分年紀都比我還大的星光感到心疼。

  陪著星光們一路走來,聽見他們對歌唱的堅持,
  宥嘉在你把我灌醉當中那沉迷於唱歌的喜悅表情撼動了我。

  與其說是被他們的力量感動而去追求夢想、找到力量,
  倒不如說,因為他們的表現讓我尋找到過去我以為早已遺忘的時光。

  那天我看著宥嘉唱歌的表情,
  不知不覺的掉下了眼淚,
  晚上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怎樣也睡不著的時候,
  我翻出被我塵封在櫥櫃中的日記本,找到一張朋友多年前替我拍的相片,
  趴在桌上的我,手拿著一隻筆,桌上只有一本筆記本,
  很難想像自己竟然會有那麼專注的表情,
  他在這張照片的背後寫著:

  「在無意補捉的照片當中發現了另一個妳,
   少了嘻嘻哈哈的表情跟語氣,這張照片中的妳眼神專注的令人感動,
   我想,當時妳一定是在做妳很喜歡的事情吧。」

  我當然還記得那時候的我在做什麼,
  晚上我傻傻的捧在那張照片掉著眼淚,
  這些年來忙碌的生活、沉重的課業壓力幾乎都讓我忘記曾有過的那段日子,
  
  從難以平復的情緒中清醒過來,天已經亮了,
  久違的日出灑進我的房間,彷彿可以感受什麼在體內呼喚著我。

  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星光幫一天比一天更加走紅,
  加諸在他們身上的眼光變多了、媒體的枷鎖也讓他們有喘不過氣的感覺,
  可是他們都還記得當時說過的那些話、想唱的那些歌。

  楊宗緯:如果你有聽見我的心跳,是因為我用生命在唱歌
  林宥嘉:第一次被音樂感動的感覺,到現在我都還記憶猶新
  劉明峰:我想寫一首歌,一首能夠感動人的歌
  周定緯:只要給我一點節奏,在任何地方我都能夠跳起舞來
  盧學叡:我想找到一種自己最自然的聲音,可以唱出心裡面那份悸動
  潘裕文:我想要享受站在舞台上的時刻,唱出讓人感動的聲音  

  他們常說要謝謝歌迷朋友對他們的支持,
  但我才要真正的感謝他們,如果不是他們,
  在匆忙的腳步中,我不會有停下自己的步伐,重新審視一遍自我的想法。

  偶爾,他們只是在無意中直達表達對歌唱熱愛的時候,
  我都有一種深刻被撞擊到心靈的感動。

  我們都知道通往夢想的旅程是艱辛且漫長的,
  而且常常不一定能夠得到我們最想要的成果,
  於是,膽怯、為自己找理由、逞強、藉口成了最好的擋箭牌,
  日子以久,偶爾回首問起自己為什麼當初不更堅持一點呢?

  還會笑笑的說:「現實生活可容不得我這麼任性。」  
  「我爸媽都這樣說了,我能怎麼辦?」

  當然知道這是為自己的行為找一個合理化的藉口,
  如果不這麼做的話,有的時候我會無法原諒自己的膽小和退讓。

  然而,2007 年,我看見了星光幫,
        在他們的身上吸收勇氣、得到感動、流下眼淚、莫名開心。

  直到我終於站在父母的面前,說出決定的時候,
  很意外的自己連一滴眼淚都沒掉,
  只是用異常堅定的聲音說出這麼多年,我心裡面最想做的事情而已。

  我那時候沒有想過會得到什麼回應,
  但我還是想要去嘗試一次,和他們溝通我的想法,
  如果他們能支持我,我會很感激;
  如果不行的話,我還是想給自己一個機會。

  幾天後,我搭上火車準備回學校之前,
  我的父親用一封信給了我最真誠的鼓勵,
  這是 21 年來,我的父親唯一寫給我的信,
  他也讓我在火車上一路從嘉義哭回屏東。

  那天之後,我們父女的感情更加親密,
  我們如此緊密的生活在一起這麼久,以為彼此是最親近的人,
  卻沒想到有時候比陌生人更加的陌生。

  我感受的到還不只這些,如果我從未踏出這一步,
  就不會得到如今的一切。

  當我返回高中母校時候,一個老師告訴我,

  「妳的臉上似乎多了光彩、多了自信,也多了點溫柔。」

  我告訴她:「我感覺自己終於踏上尋夢的旅程,
  雖然只是剛開始,不過我會勇敢的繼續走下去。」

  他問我是什麼給了我力量,我笑笑的說:「是超級星光大道。」

  我和他分享了這幾個月收看節目的心得和自己的想法,
  他頻頻點頭,直說他回家也要找出來看。

  結果他寫 e-mail 告訴我:

  「很多事情盡力去做了之後,就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
   就像這些星光的朋友們,只想努力的做好該做的事情、想完成的事,
   其它的一切都是外界給予的,除卻這些,他們依舊美好。」

  楊宗緯退賽那集,相信很多人都跟我一樣在電視機前面哭到不行,
  當小美站出來說:

  裡面有一句歌詞是:今夜星光多美好,
  少了一個人,怎麼會美好?

  那時候我的眼淚整個就是忍不住了…
  同學拍拍我的肩猛安慰我,問題是她自己本身也好不到哪裡去,
  我哭著對她說:

  「好羨慕他們之間有這樣的情誼。」

  她笑笑的告訴我:「我們也有呀。」於是我們相視而笑。

  星光幫總是那麼簡單的讓我找到快樂和感動,
  
  但楊宗緯離開舞台時候,他和他的歌迷們一一握手,
  節目結束後播出回顧,還記得他說過的第一句話:

  「我媽把我生下來,就是要我來感動全世界的。」

  他已經感動了太多人,
  他有天賦、也有能力,相信他在未來的日子裡能夠綻放光芒。

  而那時候當節目播出人質片段時候,我驚覺,
  原來星光已經陪伴我這麼長一段時間了。

  看他們從無到有,在短短的時間當中被迫去必須面對媒體,
  學習被斷章取義、無中生有的報導的時候。

  我依然堅信他們都有足夠的智慧去接受、面對這一切。

  既然當初都有報名超級星光大道、想要完成歌唱夢想的力量了,
  相信這一切對他們來說都是必須去適應,但還需要時間的過程。

  看似斯文溫柔的潘裕文,當他說出:「我只想當一個歌手的時候。」
  不知道撼動了多少人的心。
  我們為他擔心、害怕他成為媒體攻擊的對象,
  都是出於愛護他的心。

  從潘媽的網誌我們不難發現他從小生長在充滿愛的家庭,
  這使他的聲音充滿了情感。

  因為不虞匱乏的愛,讓他不顧一切的在保護朋友、家人、歌迷,
  不怕自己受到傷害、受到批評,只是單純想保護身邊的人。

  這是他讓人疼惜的特質。

  身為一個明星,他必須去應付媒體無情、毫無理由的逼迫和追問;
  但潘裕文都說過了,他只想成為一個歌手。

  不是說因為他只想成為歌手,所以就不用去應付媒體嗎?

  而是我想,他自己一定也知道面對媒體的態度必須改進,
  更有可能為了這一連串對媒體不友善的新聞被華研教育,
  他很聰明,也學的很快,
  相信再經過一段時間,他一定也能找到和媒體適合的相處方式。

呆玲.玲散心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