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寶埋藏在深土裡,用盡一生的挖掘還是驚奇,是偶然也是幸運,我
 們生長在這個沉悶的,笑淚交織悲歡莫名的時代,快樂並且痛苦,快樂使
 人滿足,但是痛苦使人覺悟,隨著龍仔的寧靜而舞,不為視線只為揮灑而 
 舞,在靠山的台北接近全暗,黎明遠在一萬哩以外的東方,全暗與全靜中
 想像無限起飛,我發現了一個被聽力阻絕在外的,全新的,驚奇的,無聲
 的世界。

   太多的感覺遮蔽了更多的感覺,太滿溢的生活壓抑了真正的生活,驚
 聲喧譁,叨絮埋怨,只是因為不滿足,不從於只是存活著,追求生命之中
 至美渴望始終莽撞,左衝右突,百轉千迴,這麼想著,我舞得更起勁了,
 如果有另一個世界,另一個世界,我正要接觸那個絢爛幻境,嘹亮的無聲
 之聲來自遠方也來自心裡,心裡面那一隻燕子,從沒停止過它的細語呢喃。

   龍仔揭開了我的心房,在心房的最深處,我們都只有一雙翅膀。

全站熱搜

呆玲.玲散心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