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限的生存,夢想著經典與永恆,我的肉身不夠堅強,精神不夠豐滿,
告訴你一個秘密,一直想寫作,但從來沒動筆,是因為我知道,那還是逃脫
,藉著彷彿遠離塵俗的方式逃脫我自己,這麼說非常含糊吧?我找不出更精
準的語言,模糊來說,都是因為寂寞,只是需要一點點物質就足以生活,但
為什麼總是覺得缺了大量的愛,大量的愛?所以開始非常希望多了解別人一
些,夠被別人了解一些,期望著一個用了解和希望照亮的世界,那是真正的
美。

  為了美,我要重新進入這個世界,再來一次有血色的人生。

  舞據的後段,當我扮演諸神的同伴們前仆後繼垂死於天堂之路上時,不
動聲色是我的舞蹈的最大挑戰,卓教授給了我一個非常困難的角色,天堂路
上充滿了荊棘,注定要流些血液,掉些淚水,回憶起教授們以前常常調侃我
們是溫室中的花朵,我心裡想著,是花朵沒錯,但卻是荊棘生的花呀。

  我跳出來了,你看出來了。

  你是一個非常好奇的人。因寪同樣好奇,我也想要揭開你的世界。

  我的視覺是在舞竟時還原,掌聲如潮水,大廳燈火齊亮,瞬間我才看見
了那麼多張激動的臉孔,掌聲中,我見到坐在第一排的你,你的無限喜悅的
臉容,還有你身旁同樣快樂的克里夫,俯身謝幕前,我又見到了西卡達,上
台前我就已默記了他的座次,他的身邊,是我的爸爸、我的瀕近臨盆的姊姊
,還有小午。

  抱了滿懷的獻花,俯身答禮時,我在心裡輕聲說:我為你而跳,龍仔。

  你可曾聽見,我的聲音?

全站熱搜

呆玲.玲散心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