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2008.06.02

我好像和今年六月份尾數是二的日子特別有緣
2008.06.02→ 手術
2008.06.12→ 22 歲生日
2008.06.22→ 小王子之怨念玲飄鬼火演唱會。

這是我出車禍以來第三次進手術室,
但是卻是第一次在意識清醒的情況進手術室。

早上七點被護士姊姊叫起來換上手術服,
我拿出手機,打開媒體播放器,
叫出被我命名為「Peter Pan」的歌單,
刻意忽略最愛的那兩首歌:
留給你的窗、鳳凰花開的路口

在要進手術室前的這一刻,
聽這兩首歌似乎不太對。

於是我播了捕夢人,過了就好,醒來繼續微笑。
我笑了一下,躺在手術床上任由護士姊姊推我到二樓的手術室去。

在六樓搭電梯的時候,
護士姊姊問我:「就當作妳要出國旅行就好了,妳想去哪裡?」

我沉默了一會兒,心想,這些護士姊姊還真是樂觀,
我一整個就覺得心裡很不安、很不安。

「匈牙利,我想去布達佩斯。」

我夢想中的城市,
我一直希望自己能親眼去見證布達充滿古典氣息的浪漫,
佩斯現代化的大廈建築,
當然還有藍色多瑙河橫亙其中的美麗。

真正進手術前的那時候,
護士姊姊指著老爸、老媽和老姊,
問我:「妳有什麼話想對他們說嗎?」

呆玲心中 os:說什麼?這怎麼感覺好像要我交代遺言阿!

但這種 os 無論如何是不能說出口的,
所以我還是說:「等我出來,我很快就會出來。」

然後就含著眼淚進入等候手術區,
期間不斷有人來確認我的名字、我的身分、我是為了什麼而動手術的…
很煩耶,直到一個護士姊姊出來喊:「A2 病人推進來。」

我進到了手術室,
很冷,真的很冷。
手術檯上的那盞燈,就如同惡夢過後我閉上眼會想起的那盞燈一樣明亮,
期間被打了兩支針,痛死了,
還說什麼借我壓一下喔!忍耐一下,
靠!痛死人了啦!

後來,我的麻醉醫生現身了,
拿出一個綠色的呼吸器,要我深呼吸,
他說:「不要緊張,想像你在草原裡,做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於是我的腦海中浮現了西藏的天空,
一望無際的草原,我放輕鬆的深呼吸,
他說:「做的很好喔…」

然後我就睡著了。

等到我醒來以後,迷迷糊糊間還看見老爸、老媽、老姊就等在手術室外,
護士姊姊對我說:「現在已經開完刀了,要送妳到恢復室去了。」

喔!原來開完刀了喔,
還好,我還活著。

到了恢復室醒了那刻,整個人痛的要死,
那種感覺就好像有幾十隻針筒插在妳的頭上,
我整個人被痛醒,
我承認,當時還真的以為那是針筒。

我抓住路過的護士姊姊們大叫好痛…好痛…
她們說:妳醒了阿?妳要在這裡打止痛針,還是回病房?在這裡打就要多待半小時喔

我忍著痛,還是說回病房,再忍一下吧!

那段路有夠漫長的,整個痛到不行,
回到病房了,打了止痛針,止痛針很痛,但比起我頭上的痛似乎也不算什麼了。

大概兩、三個小時過後,
我醒了過來,頭不痛了,
看見一直坐在我床邊守候的老爸。

他眨眨眼回望我,我笑了一下,出聲開口喚:「爸爸。」

老爸也笑了,
應該是所有人都終於能放下一顆懸著的心吧,
我也是,
總算是度過開刀的時刻了。

那一天,2008.06.02,我永遠不會忘記,
第一次進手術室的那天,
那種痛、那種醒來的感覺、那種被守護著的感覺,
我永遠不會忘記。

全站熱搜

呆玲.玲散心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