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開始寫這段過程的時候,我必須深深吸一口氣之後,才有辦法開始回憶
,開始斷筆,因為,他是痛苦的記憶,是曾經在很多個夜裡,讓我從驚恐中、眼
淚裡驚醒的一段回憶。

  然而,我還是決定寫出來,因為,我想要面對。

  我無法重新再次述說當時的痛苦。

  痛到像火在燒的喉嚨,被抽痰管進入的喉嚨。

  那是一場我永生不願意回想的惡夢,那個時候,我很想喝冰水、吃冰塊、喝
可樂,因為我相信那樣的冰冷流過我喉嚨的時候會減輕我的痛苦。

  然後,在某一次的抽痰過往,我萌生了我這輩子都不想相信的一個念頭,我
想告訴醫生:「我放棄治療,對不起,但我想要放棄治療。」

  躺在病床上,我想著,我要安慰我的父母親,因為,我沒辦法陪他們到滿頭
白髮的時候。

  所以,我想告訴他們:「謝謝你們這麼愛我,我很幸福、很快樂,因為是你
們的女兒,所以我很快樂,下輩子還是想當你們的女兒。」

  請把我的電腦交給哥哥,他一定很想要一台電腦。

  我覺得我很瞎耶,我怎麼會去煩惱到電腦的事情?

  然而,我最放心不下的絕對還是我的父母親,所以當宜蓉來看我的時候,我
知道,也看的見妳,但很抱歉,當時的我並沒有活下去的力量。

  所以我將我的父母交給她,告訴她:好好照顧我爸媽。

  但我字一定很醜,我有聽到妳們在討論我到底寫了什麼,後來是宜蓉猜出了
我寫的那句話,所以我對她說:bye bye。

  這輩子,沒辦法陪妳走完,那就下輩子吧,下輩子再當好朋友,再見。

  我大概害妳們嚇死了吧?因為這真的很像遺言,雖然當下的心態的確是在交
代遺言沒錯。
  
  還好沒有真的一直昏迷下去,不然下輩子宜蓉看到我的時候可能也不想與我
相認,就算與我相認了,可能也會想打我幾拳再說。

  然後,是我的姊姊。

  我見到她,想到這輩子不能和她繼續過下去,我哭了,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將
死之人都會流眼淚,其實他們都有意識,只是醒不過來、活不下去,我的眼淚是
代表和姊姊的告別,與家人的永別。

  我也知道,要放棄自己的生命是件多麼困難的事情,我當時並不知道我被插
管,其實是不能說話的,但是我始終無法對醫生說出:「我放棄治療。」這五個
字,因為要親手了結自己的生命,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然而那種身體上的痛苦卻令我沒有繼續撐下去的力量。
 
  當時的我,還聽的見潘裕文的歌聲,他唱著那首曾經讓我淚流滿面的留給你
的窗,還有安全感,但我卻想聽甘願,因為這首歌,夜夜伴著我入眠,是我還在
屏東唸書時候的催眠曲。

  我想要,沉睡,只要讓我睡著,那麼醫生就請你宣佈我死亡的訊息,請你終
結我的痛苦,現在想起這段過往,我都會痛恨自己。

  潘裕文的歌聲,他的甘願,曾經帶給我重新去愛的力量,但我怎麼會這麼糟
糕,竟然想在我所鍾情的音樂中死去,我怎麼能將他的聲音當成死亡的暮鼓呢?
我不想承認,也不願意原諒這樣的自己。

  無論曾經晃過多少輕生的念頭,但畢竟現在,我還是活下來了,坐在電腦前
面能夠說出這段經歷,我知道自己曾經軟弱過,我並不知道未來的我會是如何?
然而,當我清清楚楚體認到結束自己生命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情時,我就已
經決定我要為我曾有過的念頭彌補,我不想讓自己也看不起自己。

  我想成為一個很堅強的女孩。

  是那種無論碰到什麼逆境、遇到什麼痛苦都會撐下去的女兒,我討厭當時軟
弱的自己。

  哎唷,這段過程真的好難寫喔,根本是心靈掙扎,但我很慶幸,即使沒有完
整表達我的感受,我還是寫出來了,那是一段很痛苦的記憶,也是一個很糟糕的
周佩玲,然而,我想承認,也想面對,所以最終,經歷了三天,我終於還是寫完
這一篇明明就不長的故事。
     

全站熱搜

呆玲.玲散心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